【NZ华人见证】五十年回忆往事,数算主恩

作者 卢鸿钧  李美杏代笔

 

我出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故乡是广东省增城县大敦村,是一个穷乡僻壤的小村镇,以特产的“增城挂绿”荔枝闻名。我们的家乡有山有水,我家门前有一条大河,端午节河里可以赛龙舟,隔河可以望见东莞。我小时候喜欢在河里游泳,捉鱼虾……

 

感谢主耶稣,他在这穷乡僻壤的小村里找到了我——他的小羊,把我带回他的家中,使我成为他的儿子,都是他的恩典!

我的父亲名卢永光,有两位妻子,大妈生了五个女儿,按习俗不能进祠堂,家父过年也不能分得族里的年猪肉,被人轻视。

 

所以他60岁上又娶了我的母亲——一位比他小40岁的年轻女子,生了二子一女,为卢家争了面子。我是母亲的第二个儿子,大妈所生的五个女儿都比我母亲的岁数大。我家一直很穷困,在我12岁时父亲病逝,家里剩下母亲和我们三兄妹,幸运的是有嫁到外国的姐姐们汇钱回来供养我们——大妈生的五位大姐都已出嫁,一位嫁去美国,还有的嫁去了加拿大、马来亚、香港,其中一位嫁到了纽西兰。

 

我们就是靠着姐姐们的接济才生存下来。后来母亲改嫁,几位姐姐不许我们跟母亲走,当我17岁时,嫁到纽西兰的姐姐动了慈心,要接我出国。她早年曾在内地生过一个儿子,不幸死了,她要认我大哥作儿子,代替她死去的儿子申请入境纽西兰。但不幸家兄在新年放爆竹烧伤了两个手指,不敢出国,我就成了替代,1956年,我飘洋过海来到了纽西兰。

 

那时大姐夫妇有个菜园,他们做不来农活,他们的儿子又不肯做,他们申请我过来实际是做农工。

我每天清早4点就起身去菜园割菜,然后去市场卖,天寒地冻十个手指都冻得冰冷。那时候中国人不会英文,但为了生活,什么苦也要咽下去。在大姐家做了三年的菜园工作,还清了一切申请来纽的费用:包括机票,办理入境的手续费、人头税等。就离开大姐家来到奥克兰,在堂兄的蔬果店工作,后来又转行学做餐馆工作。

就在这时,一位朋友带我去教堂参加聚会,使我有机会听到耶稣基督十字架救恩的福音。从前我是不信神的,执无神论的观点,不肯听从善意的劝勉,还喜欢无谓的辩论,如果这种恶习发展下去,我一定陷入沉沦。

一天晚上,我卧病在床,病痛的压迫固然痛苦,心灵的苦闷更甚,更可怕,在这倍受煎熬的时刻,神安排了一位牧师来探望我,他的话语大大感动了我:当他用圣经的话语来探察我的内心罪恶的时候,我的心战栗了!

牧师离去以后,我在安静中思想与牧师的对话,他说:“当行在光明中,否则你不能与神同行,不与神同行和相合者就是与神分离,与神分离的结果又会怎样呢?每个人都应该切实的想想。”

他还说:“信主的人有永生,不信主的人得不着永生……” 夜深了,他的话使我想了很多,我知道我是有罪的人,而罪的结果是死亡。若我相信耶稣是我的救主,我一切的罪因祂为我钉死在十字架上的缘故,就都得赦免。

于是我跪下向神认罪,接受他作我的救主。祷告完了,我的心里感到一种平日感受不到的平安和喜乐,这是什么原因呢?现在我明白了,不单是我自己,很多信主的人都用同样的经历和感受。

黎明时分,我站在窗前观看四周的景物,我发现那一切的美好都是神所创造的,我的重生的生命也是他所创造的。我问自己:你现在敢在众人面前承认耶稣是救主吗?我内心微小的声音立刻回答:“我愿意!并且立定心志受浸加入教会!” 我说“我愿意”乃是像人们结婚时那样在神面前终身许愿。

不久教会举行浸礼,牧师查问我的信仰,我虽然不能全部明白圣经,但我简单的用心接受主,正如我们坐飞机时,并不明白飞机的构造,不明白驾驶员有没有能力控制整个飞机,但我相信他,我只要安心的坐下,就能安心的到达目的地。

 

我就是凭信心,信靠主耶稣,把我生命前途都交托给他,今后也靠他而活,并愿尽心尽力为他作工,直到他再来的时候。阿们!

 

文章由《晨星报》授权转载


版权声明:“新西兰华人见证分享”的所有文章版权归“灵感中国网 www.touchina.org.nz ”所有。
任何商业性单位和个人未经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摘编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
欢迎个体读者及非商业性单位转载分享在您的媒体平台。 转载时请务必注明“文章转载自‘灵感中国网-www.touchina.org.nz’”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