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lieve

【NZ华人见证】五十年回忆往事,数算主恩

作者 卢鸿钧  李美杏代笔   我出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故乡是广东省增城县大敦村,是一个穷乡僻壤的小村镇,以特产的“增城挂绿”荔枝闻名。我们的家乡有山有水,我家门前有一条大河,端午节河里可以赛龙舟,隔河可以望见东莞。我小时候喜欢在河里游泳,捉鱼虾……   感谢主耶稣,他在这穷乡僻壤的小村里找到了我——他的小羊,把我带回他的家中,使我成为他的儿子,都是他的恩典! 我的父亲名卢永光,有两位妻子,大妈生了五个女儿,按习俗不能进祠堂,家父过年也不能分得族里的年猪肉,被人轻视。   所以他60岁上又娶了我的母亲——一位比他小40岁的年轻女子,生了二子一女,为卢家争了面子。我是母亲的第二个儿子,大妈所生的五个女儿都比我母亲的岁数大。我家一直很穷困,在我12岁时父亲病逝,家里剩下母亲和我们三兄妹,幸运的是有嫁到外国的姐姐们汇钱回来供养我们——大妈生的五位大姐都已出嫁,一位嫁去美国,还有的嫁去了加拿大、马来亚、香港,其中一位嫁到了纽西兰。   我们就是靠着姐姐们的接济才生存下来。后来母亲改嫁,几位姐姐不许我们跟母亲走,当我17岁时,嫁到纽西兰的姐姐动了慈心,要接我出国。她早年曾在内地生过一个儿子,不幸死了,她要认我大哥作儿子,代替她死去的儿子申请入境纽西兰。但不幸家兄在新年放爆竹烧伤了两个手指,不敢出国,我就成了替代,1956年,我飘洋过海来到了纽西兰。   那时大姐夫妇有个菜园,他们做不来农活,他们的儿子又不肯做,他们申请我过来实际是做农工。 我每天清早4点就起身去菜园割菜,然后去市场卖,天寒地冻十个手指都冻得冰冷。那时候中国人不会英文,但为了生活,什么苦也要咽下去。在大姐家做了三年的菜园工作,还清了一切申请来纽的费用:包括机票,办理入境的手续费、人头税等。就离开大姐家来到奥克兰,在堂兄的蔬果店工作,后来又转行学做餐馆工作。 就在这时,一位朋友带我去教堂参加聚会,使我有机会听到耶稣基督十字架救恩的福音。从前我是不信神的,执无神论的观点,不肯听从善意的劝勉,还喜欢无谓的辩论,如果这种恶习发展下去,我一定陷入沉沦。 一天晚上,我卧病在床,病痛的压迫固然痛苦,心灵的苦闷更甚,更可怕,在这倍受煎熬的时刻,神安排了一位牧师来探望我,他的话语大大感动了我:当他用圣经的话语来探察我的内心罪恶的时候,我的心战栗了! 牧师离去以后,我在安静中思想与牧师的对话,他说:“当行在光明中,否则你不能与神同行,不与神同行和相合者就是与神分离,与神分离的结果又会怎样呢?每个人都应该切实的想想。” 他还说:“信主的人有永生,不信主的人得不着永生……” 夜深了,他的话使我想了很多,我知道我是有罪的人,而罪的结果是死亡。若我相信耶稣是我的救主,我一切的罪因祂为我钉死在十字架上的缘故,就都得赦免。 于是我跪下向神认罪,接受他作我的救主。祷告完了,我的心里感到一种平日感受不到的平安和喜乐,这是什么原因呢?现在我明白了,不单是我自己,很多信主的人都用同样的经历和感受。 黎明时分,我站在窗前观看四周的景物,我发现那一切的美好都是神所创造的,我的重生的生命也是他所创造的。我问自己:你现在敢在众人面前承认耶稣是救主吗?我内心微小的声音立刻回答:“我愿意!并且立定心志受浸加入教会!” 我说“我愿意”乃是像人们结婚时那样在神面前终身许愿。 不久教会举行浸礼,牧师查问我的信仰,我虽然不能全部明白圣经,但我简单的用心接受主,正如我们坐飞机时,并不明白飞机的构造,不明白驾驶员有没有能力控制整个飞机,但我相信他,我只要安心的坐下,就能安心的到达目的地。   我就是凭信心,信靠主耶稣,把我生命前途都交托给他,今后也靠他而活,并愿尽心尽力为他作工,直到他再来的时候。阿们!   文章由《晨星报》授权转载

更多信息 →


【NZ华人见证】我输掉了全部,却得着了生命

记得上中学的时候,每天上下学都要路过一个雄伟的教堂,自己也不知道是从何时开始对这个教堂感兴趣的,想来教堂与周围建筑物完全不同的建筑风格和时刻紧闭的大门,可能都是引我注目的原因吧。(一段时间之后,我了解到这家教堂就是利玛窦神父于1605年修建的,并且这也是北京城内最早建成的教堂。) 当时的我,在众人的眼中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与其他人交集并不多,看似一个无缘无故的悲观主义者,觉得世上没有人能够真正理解我的内心,自己也体会不到人间的温情,觉得世人在意的东西肤浅轻薄,总是一副孤傲自居,冷眼看人的模样。所以,虽然当时神把他的教堂放在我生命中,并且也在我心灵中引发出一系列的涟漪, 但是由于我个人的局限性,我还是没能充分认识到神对我的个人命运的安排和启示。 这之后, 被自己的心牵引,我也曾多次一个人去过北京其他不同的教堂,并在其中一家教会的十字架前认罪,但始终并未受洗。 这其中最直接的原因,是我自己的骄傲让我竟然觉得任何人也不能成为我和神之间的连接,我自己和上帝交流就足够了。 由此,个人生活和信仰生活一路风风雨雨,也曾沾沾自得,也曾消沉堕落。在这种错误的逻辑指导下,导致直至二十五年后才在新西兰的教会最终受洗归主。最终靠着基督的宝血帮我洗净这罪身,开始放下自我,真正去了解信靠神,走上了喜乐平安之路。 因为从听见神的呼召,到认识神、顺服神,再到学习把自己交托给神、完全无伪地依靠神,用去了我生命里的许多光阴,所以每每看到教会的年轻人,有机会参加各种研习《圣经》的学习课程,就真心为他们在这样的年纪就有机会聆听福音并且有神的仆人带领的现状而庆幸。如若看到他们在学习了一段时间之后,出于圣灵的感动,愿意把自己交托给神,受洗信主,就更会因他们与神如此的缘分深深地感恩,替他们在这样短的时间里做了这样智慧的选择而开心。 因为在我的心里,我清清楚楚地知道,我的自以为义和偏行己路,如何让自己多走了许多弯路,尝尽了苦头,白白浪费掉了神的美意。神终究是信实的神,感谢他并没有因为我低略的错误,顽固不化的心肠而放弃我。   在人生的辉煌里迷失 直到今日,我身边的一些亲人还是认为我从校园走上社会那段日子,是我人生的一个辉煌阶段。 当时国内改革开放形势一片大好,让我从事着一个众多人都非常羡慕的工作。国家重点项目的参与,舒适优雅的工作环境,丰厚的收入待遇,都让我这个涉世不深的人瞬间变得飘飘然,眼里更是没有谁了。但是现在扪心自问,这并不是所有时候的心态,其实在面对一堆机会,诱惑和捷径的时候,我更多的反应是不知如何自处。那是因为我心里明白,这许多的好处是要用道德底线和自己心底里最圣洁的东西去兑换的。 很长一段时期,为了继续这种表面光鲜的生活和取得所谓事业上的更大成就,我接受了身边某些聪明人的建议,从疑惑到接受,再到欣然接受,渐渐地我学会了不去过多地从提升思想意识的角度看问题,主要从经济和物质利益的方向去决定和解决工作中的事情。 这种工作态度的改变也最终动摇了我的人生态度和人生观。 在这一段的生活中,我的身和心表面上是过得相安无事,每天都是热热闹闹,风风光光,而我的内心,尤其是自己一个人的时候,都是死气沉沉的。因为我想我忽略了自己灵魂里的诉求,当时的内心在炫目表象的衬托下可以说是非常的饥渴。 对于国内的商业环境,我已作出了最大的心理上的让步,财富和光怪陆离的生活并不能带给我真正的快乐,更没有平安之说,反而是更加速了浮躁虚荣的心态的滋长。 于是,我选择到相对没有那么繁华,商业气息比较淡泊的新西兰学习,生活一段时间。在新西兰的学习、打工、创业的各个阶段,我相信神都给予了我各样的启示和引导,而骄傲无知的我一如既往地信仰自己的能力,一味痴迷不悟地把所取得的各方面成就,都归功于自己的冰雪聪明。 全球经济危机的来临,让我们的公司失去了大部分资产,在中国和新西兰的业务全面陷入被动,我们在漩涡中挣扎求存,费尽心血却仍旧没有去选择依靠神,仰望神,总是希望靠自己的魄力、计划、人脉、融资、借贷各种人为手段,重回业务和个人生活的轨道。 我相信,我们的彻底迷失,一直以来对神存在的无视,是输掉全部身家的原因。    痛定思痛后的回归 痛定思痛,我逐渐开始恢复教会生活,我想神一直在我的生命中耐心等待我的归顺和呼求,并在他的时间为我安排了合适的人对我进行了合适的引导。这一次我想我已经让我的父神等待的太久了, 感谢我的神对我的怜悯,他总是对我从不放弃,永不放手。 受洗之后,神的诸多恩典更是出人意料,这其中最让我心喜的是在《圣经》的阅读中,自己仿佛是被打开了眼睛,以前不懂看不出头绪的一下子就明了起来,我切实的感觉到了神的同在,神的怜悯,神的爱心与耐心,神的大度,神的不弃和包容。 我生命的意义由此也完全不同了,或者说时止当日,我的生命才真正拥有了意义。 神的爱在我的心上触了一个点,我胸中的苦毒和黑暗缓缓的倾流而出,取而代之,光明温暖逐渐驻进了我的心房。  终于,我看世界的眼光不再偏激和绝望,神的存在本身就是我们在这世界的唯一信实的根基,神儿子的救赎使我们每一个人都拥有了行在这世界,却也可以超乎于这世界的盼望。阿门!   (欢迎新西兰华人投稿"NZ华人见证/分享",可以是信主见证,也可以是生活分享,来稿请寄vivian@inspirational.org.nz)

更多信息 →


【NZ华人见证】上帝啊,如果你真的存在

从小到大,我极度厌倦生活中人们所带的各种面具,各种为了自己的利益戴上的面具。然而,我又何尝不是以自我为中心呢?我知道我爱自己远远胜过爱任何一个人。 但是,在我内心深处,我总是希望自己可以成为更好的人,有能力爱别人的人。我所说的是无条件的真爱。但是,我却无能为力,中国有句老话:“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我哪里有勇气和能力放下自己,成全别人。虽然我内心知道什么为善,我却行不出来。 来新西兰后,我开始寻找生命的意义。“人,到底为什么活着?”这个问题一直是我的困扰,我决心一定要找到答案。于是我在大学选择主修哲学,以为会在哲学当中找到答案。 大学的日子,我是如此地孤独,无时无刻,脑子中总是被各样关于生命的问题充斥着。越问越多问题,直到我问自己:为什么我要问为什么。我若非一个傻瓜,就是一个疯子,或是其实已死。为什么人人都要面对死亡?那么活着又有何意义?似乎没有答案,至少我给不了自己答案。 于是乎,我开始想结束自己的生命,既然无意义,又为何继续空虚痛苦。可是,即使是自杀也解决不了我的疑问,也无法使我解脱这绝望的境地。那时候,我已是在绝望的谷底,不知道活着为了什么,又没法用死亡来解决问题。谁能明白那种惨白的麻木? 然而,上帝已经开始在我生命里做工,他开始慢慢打开我的心门,让我感受到一直以来被我视而不见的周围受造物的奇妙和伟大。 看着周遭的花鸟树木,大自然的美丽,我开始意识到这背后一定有种力量在掌控着这一切。一个全然超乎我和所有人类的力量,或许这就是上帝/造物主的力量。 如果上帝存在,上帝?完美才能称之为上帝!若真有这么一位完美的上帝,我要如何才能认识他?我看看自己的内心,这一切的污秽又怎有资格面对这样一位完美的上帝?若他是完美的,他应该无所不能,无所不在,无所不知,并且应当绝对公正。那表示,我的一切都毫无保留地显露在他面前,那他又怎能接受我的存在而不施行审判呢?、、、 这并不合常理。当我开始思想这些时,我再度陷入沮丧和困扰。我的内心只有一个呼求,谁来救我脱离这黑暗,使我得以自由?只要可以让我找到上帝,我什么都愿意。但我却知道,没有人,没有人帮得了我,一个也没有。因为所有人都一样,陷在自私之中无法自救。 记得是一个周日的早晨,我无路可走,跪在床前在日记里写道:上帝啊,如果你真的存在,告诉我该怎么做? 两个小时后,我在电梯里遇到一个中国女孩,她突然告诉我她是基督徒,并邀请我去教会。惊讶之余,我打算尝试跟她去教会——难倒基督教是答案?我早晨刚刚问上帝要如何行。 那个教会当天是一个洋人牧师讲道,他讲到耶稣是谁,为何来世上。圣经写道: “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借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 当我看到PPT上面的这句话时,我感觉心里顿时充满了喜悦和盼望,心里的黑云一下子不见了。 我内心顿时有种长久以来期待的笃定和自由释放,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那种美好。我知道,我深知,我找到了答案,我愿附上一切代价寻找的真理。耶稣基督——我的拯救,我的安慰,洗净我一切罪孽,使我可以再次回到天父面前。 从那以后,我不再迷茫。我感觉我是世界上最开心的人。我心里也充满了对其他人的爱。我似乎可以爱所有的人,因为上帝的爱充满了我的心。 我们每个人都有罪,我们每个人都是失败者,我们每个人都需要上帝的救赎。我曾眼瞎,如今得以看见。我曾失丧,如今被寻回。现在的我回想以前的生活,我才知道自己过去的生活是多么愚蠢。我们的上帝比任何人都伟大,他的爱是超越人类所知所想的。 我非常感谢上帝击碎了我的骄傲,打开了我的心扉,让我得着真理。 如果你想知道耶稣到底有多爱你? 他伸出了双臂,被钉死在十字架上。 如果上帝可以救赎我,我相信他可以救赎任何一个人。上帝完全改变了我的生命,因着他,我甚至可以超出自己想象地去爱别人。 而实际上,那不是我,而是他在我里面活着! 亲爱的朋友,你知道你将要去何处? 你知道你为什么活着吗? 耶稣基督, 就是答案! 他就是道路、真理、生命! “但圣灵临到你们身上,你们就必得着能力,并且要在耶路撒冷、整个犹太和撒马利亚各处,直到地极,作我的见证人。”  — 使徒行传1:8

更多信息 →


辞职只身到新西兰,我选择了拥有爱

一份不公平的工作 2012年,我决定辞职来新西兰。那时的我在第一个岗位上才工作了8个月,那是一间很大的集团公司,超过4万员工,层级森严。那时的我刚毕业,意气风发,无所畏惧,接下一个个任务,常常加班到深夜,目标只有一个——我想在半年内从子公司被破格提拔到集团总部。半年后我通过了业务考察、内部笔试、面试和性格评估等测试,从400多名新晋毕业生中脱颖而出,我和另外四位男同事的提调公文一并被申报到了总经理办公室,一周后,结果出来了,四位男同事全部批准,我的申请上老总只批了一句话“总部的工作不适合女生”,丢了回来。         2周后,我向公司递交了辞呈,HR总监和我谈了整个上午,最后我用一个理由说服了他,“这里是我的第一任雇主,工作上有委屈、压力、不适应我都不会放弃,但性别上的不公平对待让我无法接受,因为在以后的5年、10年甚至更长的时间里,我不知道我的努力是否会因为我是女生而被低估。”         他无话可说,因为他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于是我用8个月攒的钱,买了一张飞往新西兰的单程机票,告别了那份工作。现在回想起来,是上帝种在我内心中那颗“公平”的种子在那一刻发了芽,让我有勇气不拖泥带水地离开。         “他是磐石,他的作为完全,他所行的无不公平,是诚实无伪的神,又公义,又正直”。(申32:4)那时我还没有信主,但似乎天父早就与我说过这样的话,让我勇敢选择了用努力去改变现状,创造未来。   选择拥有爱         只身在新西兰拼搏,比国内的职场更加辛苦,因为有苦有累却没有倾诉的对象,再委屈,再艰难都只能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吞。         那时的我,每天为了省车费走6公里去上班,为了省房租住的地方只能在夜里悄悄做饭。然而最难熬的,其实是我自己是唯一见证这份艰辛的人,真的很希望,有人能够给我一些爱与在乎,哪怕只是一个眼神或者拍拍我的肩膀。         2012年的中秋,第一次被朋友邀请去参加教会的活动,我不记得那天的晚餐吃了什么,但却清楚的记得有多少人带着关切的神态询问我的近况,他们不是礼貌性的嘘寒问暖,而是真真切切地想要了解我,帮助我。那天回家的路上,我的心第一次在新西兰这个国度里温暖了起来。         从那天起我开始每周二参加教会的小组活动,我们分享生活的酸甜苦辣,读一段简单易懂的圣经,然后我默默地听着组长为大家祷告,轻轻松松的聚会,却实实在在地改变着我的生命——每次聚会后的我,似乎不一样了,天父所做的事就是这样奇妙,自己常常意识不到,直到不只一个同事问我“为什么每个周三你都好像换了个人似得?”,我才明白,每次小组的聚会仿佛都是一次洗礼,一点点洗去我的脾气、烦躁、傲慢、自私等等,再用爱慢慢填满我。我以为,我在异国他乡多了一群朋友,其实,是天父为我带来了一群家人。         真正意识到自己的改变,是在公司派我回国的日子里,短暂与小组告别,我开始发现自己其实多么珍惜,我急切地在国内寻找那份感觉,直到某个周日我踏入教堂时,听到牧师的讲道,我惊讶于大洋两端相隔万里的人们竟然分享着同样的话语,爱着同一个天父。         那天,在那个教堂里, 我和其他几个第一次去的朋友被几位阿姨亲切地引到了一间小教室里,在那里她们为我们简单介绍圣经和主耶稣。离开时一位教会的阿姨走过来对我说:“姐妹,信主很久了吧。”       我想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她的那句话,因为我相信,那是天父借着她的口再对我说,“其实你早就已经信了我,只是你自己还没有发现。”         回家的公交车上,我看着玻璃中的自己,眼泪竟然就这样涌了出来,现在的我如此熟悉而又陌生,熟悉是没有改变的容颜,陌生在于天父在我心中种下的爱生长得那么快,快到我惊讶我可以这样关心陌生人,这样为每一件小事而快乐,为每个别人眼中的“坏事”而感恩,为大自然的美丽而感动,为别人的在乎而流泪……         很多人问我什么时候决定信主的,我想应该是那天听到“姐妹,信主很久了吧”的那一刻。在受洗那天的分享中,我说“我感受到我被在乎的那天,其实我不知道天父在我出生之前就比任何人都在乎我;我学会去爱的那天,我才明白原来去爱他人,要比收获爱更加美好,因为只有我们有能力散播爱,才证明了我们心中充满爱。从小到大,直至来到新西兰,我都期望着别人来爱我,我们永远不会满足,直到我意识到爱的源头早被天父种在我们的心中。”         我很感恩,在我24岁那年,做了这个选择,选择拥有爱。 作者:Karen

更多信息 →


上帝,请主宰我的生命。

我是来自中国的Kevin,毕业于奥克兰大学。六年前当我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我感到很孤单很想家,接着我遇到了我的基督徒朋友们。在这六年间,虽然我的生活起起伏伏,但他们一直帮助我,照顾我,从未抛弃我。他们付出了时间、耐心、善良和原谅来将我从罪中救出。在过去,我努力取悦别人,但现在我努力帮助别人。从前当我遇到一个陌生人,我首先会问我是否比他/她强?现在,我会问自己怎样才能帮助他/她?我再也不是从前那个以自我为中心的人,现在的我希望上帝来主宰我的生命。此外,诚实和正直也来到了我的生活中,这是我决定受洗的原因。 我由衷的感谢两位对我来说重要的朋友,他们不仅是我的伙伴更是我生活的导师:Michael Jenkins 和Eldon Pitchford。 在过去的24年里,Meciael 一直致力于帮助国际留学生。他不仅在查经班教授分享圣经故事,更以身作则在生活中实践这些真理。Eldon是Waikato医院的一名医生,农场中的一名技师,慈善组织的募捐者,但更重要的是,他是上帝的信徒。 当我在中国的时候,我听到过一句俗语:“以雷霆之势,显菩萨心肠”。这句话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当时的我并不知道怎么向他人解释其中的含义,直到我看到圣诞贺卡上的一句话:用信心武装外在,将悲悯充满内心。这证明上帝并不只是在寻找西方人,他是宇宙万物的主宰。 在这里我向上帝许下承诺,我将完全作为他的信徒,并向社会,人们和耶稣基督奉献自己。  

更多信息 →